:::
HD Angel - 智慧 | 2016-07-07 | 人氣:283

一九六○年代,住在芝加哥黑人社區(Woodlawn)的居民要求市政府改善公共設施,但市府總以「沒有經費」搪塞,示威遊行也沒用。居民向社會運動專家阿靈斯基(Saul Alinsky)求助,阿靈斯基問大家:「我們城裡引人注意(Sex Symbol)的地方在哪裡?」

經過一番討論,大家認為芝加哥國際機場是最能引人注意的地方。

阿靈斯基問大家:「我們能否動員幾百位同志,合法的、有次序的、耐心的占用所有芝加哥國際機場的洗手間?」居民聽得莫名奇妙。

阿靈斯基解釋說:「這樣將會造成旅客很大的不便。試想人們需開半小時或一、兩小時的車程才能到機場,此時『水壓』一定很大,要找洗手間解除壓力;另外在飛機上使用洗手間不方便,有很多坐飛機的旅客,習慣等到了機場才上洗手間比較舒服。如果機場洗手間全被占用,小孩子忍不住了,大人會要小孩直接在牆角小便;再隔一段時間,大人忍不住,也可能跟進在牆邊解除壓力。過不了多久,整個機場肯定臭氣沖天,這是媒體最想報導的新聞之一。芝加哥國際機場的臭氣問題和我們的訴求將透過媒體傳到世界各地,變成市政府嚴重的問題。」

居民聽了,心想報仇的機會終於到了,興高采烈,不久就號召幾千人連署,要參與這有意義占用廁所的活動。阿靈斯基有意無意地將這個計畫透露給市政府。市政府發現此事非同小可,在四十八小時內就派人與社區居民溝通,答應大家的要求。